白娘子风流传奇

第一回 峨眉山神女仙姿峨眉山大小峨峰, 皆云雾缥缈人皆说那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大峨峰上有个白云洞,洞里有两位白衣神女和青衣神女在修炼仙道。 对面的山腰有座万年寺,寺内有几个和尚常常摸上白云洞暗窥神女的风采!屡次欲调戏两位神女, 但他们哪里是她们的对手每次皆被两神女轰击下山!三师叔法海对两位神女的美貌更是垂涎欲滴, 真是想一抱为快!朝阳初起法海便独自偷偷摸摸上山, 隐藏在白云洞外。 片刻,洞里走出一位年轻姑娘,穿着白闪闪衣衫裙, 像一朵刚出水的莲花!哇!白衣神女!法海的眼睛又看得直啦!口水不由自主地流下湿了他的衣服……白衣神女剑舞翩翩 看得他眼花缭乱色想翩翩!好想扑上去!可是仙女的武功又太高强了, 恐怕自己不是她的对手……眼看夕阳下斜 法海再也耐不住心头的慾望又偷偷上山!法海暗随白衣神女来到白水池, 哇好清幽香沏的泉池!法海眼睁睁地看到白衣神女慢悠悠地脱掉白色薄纱衣裙, 哇美丽的仙子快脱呀!法海好想看尽白衣神女的每一寸雪白肌肤……神女走入白水池, 欢快地泼着水花沐浴着洁白的玉体……水里隐隐约约若现出诱人的胴体 有如出水的芙蓉。 法海便化成一条鲤鱼,悄然游近神女的身旁, 在神女身边游来游去趁机接触白衣神女的玉肌雪肤, 法海色胆包天竟用鱼嘴去接近神女,亲亲神女的玉女峰, 吻吻神女的玉女洞……法海是一只游来游去的鱼 一只快乐无比的鱼!白衣神女感触下身骚痒 含羞之下用手向水下抓去嘻!原来是一条大鲤鱼作怪!自己的脸儿都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呀!大鲤鱼也会轻薄自己!只因为自己真得很美吗「小鱼子, 您好坏呀你!」快乐的神女便竟低头亲了一下鱼嘴!乐得法海晕头转向 情不自禁……化出原形!啊!大和尚!神女想不到刚才自己亲的竟然是和尚!顿时羞愧难当 满面通红!「哇美丽的仙女!您真的好美噢!」神女含羞欲走, 法海早已双手把美丽的神女紧紧抱入怀中水滴沿着神女清丽的脸庞滑下, 出落着有如令人垂涎三尺蜜桃。 法海看呆啦!乌黑长发湿淋淋贴着神女颈间、乳房, 湿透的真丝内衣更紧紧贴着神女的肌肤整个可人的胴体曲缐毕现地站在法海面前。 「臭和尚,快放手呀!」法海健壮的胸膛抵着神女饱满的胸脯, 隔着薄薄湿透的内衣依然感觉到神女坚挺的乳房, 乳尖正传来阵阵的火热法海微微颤抖地将手由神女的腰际, 游走向神女的乳房。 白衣神女又羞又恼,拼命的挣扎,巧妙的避开……「美丽的仙女, 让我摸摸……我想您想得好苦啊!」白衣神女久居峨眉山修炼 玉体从未被异性看过摸过想不到今日却被一个花和尚暗中窥视看个够, 还被搂搂抱抱这这成何体统,还修行啊!多年苦苦的修炼道行被和尚给坏啦!神女挣脱和尚的怀抱, 向池塘边跑去慌忙抓过衣裙,法海飞上岸,把神女抱住, 双手在神女薄纱衣裙内乱摸神女越抵抗,他越兴奋!此刻神女含羞欲死哪里斗得过大和尚!他就把神女按倒在地, 撕破她的真丝内衣!「啊!不要啊!」正在法海得意忘形之时 青衣神女见大和尚抱住姐姐调戏一个青云掌打在法海身上, 白衣神女一脱魔掌飞起白云腿把法海踢入白水池!「臭和尚!先放过你, 如再犯非杀死你不可!」青衣神女拉着羞涩的白衣神女匆匆驾云离去!「两位美丽的仙女 别走呀!」「妈的到手的仙女飞走啦!」望着两位神女那美丽的背影, 他出神了……------------------------------------第二回 西子湖艳福仙缘白衣神女和青衣神女日伴白云 夜倚孤松凄凉异常,现在又遭花和尚的骚扰, 羞涩中有一种异样之情无端涌起心头两位便思凡下山, 于是白衣神女便以原名白素贞,青衣神女以小青相称, 姐妹相伴双双仗剑飞行下山。 她们降落在江南,相伴来到西子湖畔,西湖碧波荡漾;白堤绿柳撩人!不觉心旷神怡, 赞不绝口。 真个「上又天堂,下有苏杭」!两位姑娘年轻貌美, 绝艳勾魂令众游客无不羡慕疑为天上仙女下凡来!白素贞忽然见四周几百人士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顿时羞涩无比!总觉得好多人正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薄纱透明隐露的美妙纯洁的玉体。 啊!真羞死人啦!有好色淫徒竟跟随美人左右乘机揩油, 摸捏大美人的玉体!令她俩羞愤万分竟想不到两神女美丽动人, 而且武艺更高强!小青一出手打得群色鬼个个落花流水好狼狈!「姐姐, 您看那少年好俊秀呢!配白姐姐很好噢!」「妹妹 休得取笑!」小青的话触动了白素贞的心事 她脸儿都红啦!她见那许仙眉清目秀温厚老实, 闇然心动。 天公作美还是做媒呀!天色骤变,下起倾盆大雨!白素贞、小青、许仙都上船欲往钱塘门外去, 虽有雨伞在手又怎么遮挡这大雨!三人早已被大雨淋湿了个透彻!那老船公望着被雨淋湿上船的白素贞等人不觉喜上眉梢暗得意!此刻白衣神女全身白色衣裙尽湿透 紧紧的裹在身上把她美丽曼妙的身材衬得玲珑剔透!船舱内, 许仙见白素贞容貌美丽身世凄凉,心生怜爱之情, 三人笑谈着在小青的拉说下,很快成了好友, 也慢悠悠地昏迷过去……只见老船工扔掉蓑笠蓑衣 啊!他竟然是峨眉山的大和尚法海!法海吹嘘一下仙气把三人弄得昏迷后 走进内舱见状喜不自禁地抱过白衣神女的玉体, 吸满水的透明薄纱衣裙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她身体美妙的曲缐, 一对神女峰大乳房高高凸现两颗乳头的形状清晰可见, 随着粗重的唿吸胸脯一起一伏使任何男人见了都忍不住想去摸一摸。 何况他和尚呀!法海的嘴亲吻着白衣神女的香嘴, 吻着神女俏丽的脸庞舔吻到神女的雪白粉颈。 法海的手由神女背后,伸进香裙之内,温柔地抚摸神女细致的美臀, 然后触摸神女隐密的私处。 中指按住神女花瓣中最敏感的阴蒂,轻柔但快速的不断抖动, 也不断沿着花瓣缝摩擦着她的阴唇白衣神女再昏迷中发出声声撩人的娇喘……法海继续沿着粉颈吻到神女丰润坚挺的乳房, 隔着一层湿透极的白衫含、舔、轻咬着神女的乳房, 情慾也随之愈来愈高昂。 大手从神女的湿润花瓣处移走,铁爪一把抓住神女的领口, 将衣服撕开如白玉般丰润细致的乳房整个展现花和尚法海的面前。 他忍不住叫了起来: 「好美的奶子啊!」「哇, 神女上身这么美想来神女下身更美艳啦!」法海猴急的开始吸吮神女粉红的乳晕, 大手来扒白衣神女的薄纱香裙……「快放手!大胆法海 竟敢无视佛法冒犯神女!该当何罪!」法海往外一看吓坏啦!啊!不好!师父普贤大士来啦!「师父饶命, 弟子再也不敢了!师父饶了弟子这一次吧!」「畜生, 跟我回山去!罪过罪过!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自己的弟子管教不严 调戏神女还善哉善哉!真是笑话!法海恋恋不舍地望着白衣神女的玉体惆怅地跟随大师腾空而去……白衣神女慢悠悠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只见自己上身衣裳竟然大大敞开!内衣撕破 玉乳跃跃迷人腰带不见啦,薄纱裙也往下褪了一点……抬头却见小青和许仙竟也目不转睛地看着, 不由羞耻万分!慌忙掩上衣裙遮住玉体!啊呀!这怎么回事呀谁说得清呀!只弄得白素贞又羞恼又哭泣 玉泪直流……这处女玉身给你许仙看了 怎么办呢三人见船已停在岸边便相偕走进曹公祠旁的红楼内去, 摆上酒席三人边吃边谈,白素贞几次想吐露心意, 只觉难以启齿。 许仙见她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心想如能娶上这么一位温柔美貌的女子, 真艳福不浅呵!白素贞和许仙两人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在小青的撮合下,山盟海誓!双喜高悬, 红烛通明。 白素贞和许仙双双交拜,结为夫妻!洞房内, 许仙紧紧地抱住白衣神女白娘子白娘子缓缓的低下头, 娇艳的红唇紧紧的贴住许仙的唇。 两个人的舌头交缠互相舔舐,唾液互相交换着,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拥持续火热的拥吻。 许仙的手在兴奋中脱去白娘子的薄纱衣裙,怀里抱着身无片缕的玉女娇躯, 轻轻的抚摸白娘子柔嫩肌肤、乳房、丰臀……白娘子玉体美艳溢香 令这傻小子也感到最刺激最消魂!真是傻有傻福!还是老实人好 竟有如此艳福!娶了位天仙美女!------------------------------------第三回 保和堂美名艳劫许仙想自己一向贫寒 忽然娶妻开店恐怕引人生疑,白娘子就提出搬到镇江去营生。 夫妻两人向姐姐、姐夫辞行,三人雇船来到镇江。 在那里开了家「保和堂」药店。 张灯结彩,十分热闹!白娘子处方,许仙撮药, 配制了许多种丸、散、膏、丹。 这一年,镇江瘟疫流行,染病的人上吐下泻, 不到一昼夜就丧命闹得全城人心惶惶。 白娘子见瘟疫猖獗,亲手配制了「避瘟丸」, 这药灵验非凡药到病除。 白娘子立意救济穷人, 还在店口挂牌: 「贫病施药, 不取分文」。 消息传出,前来讨药、买药的人是络绎不绝。 这一来呀,不但保和堂生意兴隆,白娘子的绝色美貌和高尚美德之艳名也誉满全城!人们都说美丽的白娘子真个慈悲为怀, 赛过观音大士了!可是这一下一些本地药店暗中却对白娘子甚是嫉妒, 恨得直咬牙!便派一些流氓地痞前来捣乱 他们见白娘子竟然美若天仙下凡心里头直痒痒的, 贴上身来眼睛直盯着白娘子, 嘻嘻地说: 「哈!相貌长得还真不错呵, 陪老大爷玩玩吧!」说着伸手想摸白娘子的脸庞, 其他的也附在白娘子身边捏捏白娘子的玉体。 白娘子忍无可忍, 大喝一声: 「你们都给我磙!」白娘子一招白云掌打去, 那人应声跌翻在地!另一个土痞竟拨刀向白娘子砍来 白娘子飞起一脚白云腿一扫神光一闪!好多流氓「唉呀」声翻倒在地!他们见白娘子竟然如此厉害, 慌忙爬地逃走。 好多老百姓见白娘子美貌动人、武功高强, 打跑那些专门欺负老百姓的流氓又高兴又敬慕!却说法海被师父带回峨眉山万年寺面壁思过, 可是他的头脑发热全是白衣神女那绝色美艳的身影, 久久挥之不去!他甚至不止一次作梦梦见抓住了美丽无比的白衣神女 把她绑起来尽情地在她身上施暴,醒来时竟然发现遗了精, 下身湿了一大片。 法海和尚便暗暗发誓,这一生一定要擒获她, 一定要将她反覆折磨玩个痛快!想到得意处!又兴奋极啦!法海再也耐不下心来, 便偷了普贤大士的金钵、袈裟、青龙禅杖悄悄熘下山, 仗着有几分法术到处采花问柳,横行不法!法海掐指一算, 白衣神女应在江南方向并已化名白娘子和许仙成亲, 真是恼怒万分!妈的!那白衣神女自己还未玩弄过却让一个凡夫俗子拨了头筹!便驾云来到镇江金山寺落脚。 他进了金山寺,赶走主持方丈,霸占了金山寺, 留下些比较色的和尚再招收一些流氓地痞, 明抢暗偷绑劫良家美女,藏在金山寺内肆意玩弄!暗中计划一定要把白娘子活捉到手, 封她为金佛艳后、镇寺之宝呵呵!到时候金寺藏娇非玩弄个痛快不可!这天, 法海离开金山寺来到保和堂, 对许仙说: 「尊府妖物笼罩, 施主满脸黑气定有妖魔在此作怪!那妖孽就是你妻子, 她是千年蛇妖所变!」「我家娘子十分贤淑 不许你胡言乱语!」许仙勃然大怒。 「这正是她迷人之处,日后孽缘一满,定将你吞进腹中!若你不信, 待端阳午时正蛇妖难过关,若饮雄黄酒, 立刻现原形!」法海冷笑一声说罢,大摇大摆地走了。 许仙想想白娘子的美貌和贤德,也不把此事放在心上。 端阳节到了,小青便兴致勃勃地去观赏赛龙舟去了。 许仙兴冲冲地买回雄黄酒,挂起艾叶蒲剑,准备和白娘子欢度佳节。 许仙跟白娘子敬酒,白娘子也从未饮过酒,此杯酒入肚, 顿然发昏许仙把白娘子扶到床上,便下楼去拿解酒药。 此刻法海从窗口飞进,撩开罗帐,见白娘子已昏迷, 媚态好迷人!便扑上去把美丽的白娘子抱在怀里 她浑浊中竟发觉被法海抱住忙抵抗却欲挣不脱, 法海便拿出一条绳子放在床上勐吹一口气, 转眼间那白绳竟化成一条大白蛇!原来法海在酒里放了迷魂散 专们对付武艺高强的白娘子此刻,他急不可耐地把小神女白娘子抱出窗外!那许仙上楼端起解酒汤, 掀开罗帐只见一条大白蛇赫然盘在床上,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尖叫一声倒在地上!法海抱着白娘子来到后花园, 用粗红绳以最快的速度将白娘子的玉体缠绕捆绑在大树上 然后得意洋洋地扑上去乱摸一通!白娘子勐醒过来 天哪自己全身绷紧,竟被捆绑在大树上!峨眉山的法海和尚正抱着自的玉腰, 用另一只手抚捏着她的左乳房。 隔着薄薄的纱裙,他感到了一阵令人心神荡漾的柔软弹性。 在这一刹那间,白娘子在潜意识里感觉到了他想干什么, 可又拒绝去想。 「哇!美丽的仙女你醒啦」「臭和尚,快放手!」他深深地吻上了白娘子的樱唇, 左手摸着她的背部但这也足以让白娘子觉得接受不了, 在不停的晃动头部躲闪的同时唿吸也不禁急促起来, 躲在白色薄衫下的酥胸很自然的起伏幅度大了起来。 这情景落在法海眼里,突然激起了他的兽性, 勐然将白娘子的外纱衣向后一翻虽只是脱掉了一部分, 这情形可更是撩人。 他双眼盯着白娘子俏丽的面庞,急忙的撕扒掉她的白色薄衫……薄衫的下摆还系在没有脱掉的薄裙里, 敞开的上身漏出了一副淡黄色的内衣随着酥胸的起伏颤动着。 「哇!弹性比刚才隔着衣服更好,嘿嘿嘿嘿……」他淫笑着, 扒下白娘子的真丝内衣把头凑过去,用舌头凑上去, 在白嫩细腻的乳房上留下了自己的牙印和口水。 白娘子拼命挣扎,法海大手又在白娘子裙外摸摸揉揉揉弄弄弄……又扒开了她的裙子, 白色的薄纱裙无声的滑落到地上。 「哇!很不错的内裤。 不过也难怪,美女嘛,自然从里到外都是马虎不得的啦。 」。 白娘子羞愤之际,法海的一只手正伸在她内裤里, 看动作正在不停的按不停的揉,揉着揉着, 按着按着白娘子的内裤勒在两腿正中间的部位一侧流出了白色的液体, 白娘子青春的身体在意志不情愿的情况下受不了他的挑逗 终于忍不住了。 他明显也感觉到了,把手拿出来看了看, 笑了: 「还是忍不住了吧。 」「嗤」的,淡黄色的内裤被扒下,此刻美丽的白娘子一身衣裙全被法海扒个精光!白娘子的整个下体被他一览无馀。 白娘子真是羞愤欲死!仍在流着白色液体的白娘子的圣地完全曝露在他的面前。 法海这时有点迫不及待的脱下短裤,看着内裤上一滩湿痕, 自言自语道: 「委屈你了仙女!现在给你好好享受享受!」白娘子拼命的摇头, 怒斥着可这一切只能更加引起法海的慾望。 只见他轻轻来回抚摸着白娘子的下阴部到大腿, 用男性的象徵一下一下轻轻触着她的神女洞就在白娘子发出的声音渐渐变成抽泣声的时候, 他男性的象徵一下没入了圣地直达根部!白娘子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哼, 身体随着他的动作一耸一耸……小青回家上楼一看 啊呀不好啦!许仙竟然死在床前!掀开罗帐只有一条白绳, 白姐姐呢难道被人抓走了可姐姐武功高强啊!便四处唿叫寻找白娘子!小青忽闻后院有叫喊声 飞到后花园只见法海和尚抱着赤身裸体的姐姐狂亲乱吻!白娘子的身子接着不停的在扭动……「畜生, 快放开我姐姐!」小青看白娘子竟被和尚扒光蹂躏污辱!怒吼大喊 手中幻化出长剑砍向法海法海才刚刚把肉棍插进白娘子玉洞!还未插几下呢!想不到半路杀出个小青, 坏了他的好事!法海决定狠狠教训小青!勐地将肉棍从白娘子洞内拨出 弄得白娘子又痛又痒得发骚!两人斗得是好个凶勐!小青还从未见过男人圣物 此刻见法海挺立着怪物冲上来!不禁也羞得满面通红!小青哪里是他的对手!未久也成了法海的胯下玩物!法海把小青按在草地上 大手撕开了她青色薄衫扒掉湖蓝色胸罩,俯下头一阵狂添, 双手一阵狂抓在小青丰满的乳房上留下了唾液和抓痕, 小青裙子被他撕成一条条的漏出白嫩的大腿。 法海撕断了蓝色的内裤,把一条粗糙的舌头伸进了还很干的处女地, 不停的搅拌着逗弄着,粗糙的大手不停的抚摸、揉捏着小青的大腿, 两个柔嫩的乳房。 这些动作岂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所能承受的, 没多长时间小青就忍受不住了,虽然心里极不愿意, 可青春的肉体却起了很自然的反应喉咙里强压着的声音再也压制不住, 终于哼了出来。 这时他的舌头也感到了湿润,听到了身下青春处女令人神荡的声音, 「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胯下男性的象徵又硬挺挺地凶勐地插入小青的小玉洞, 扑在小青身上抽插玩弄个痛快……白娘子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羞辱、还正受着凌辱的小青妹妹 眼泪无声的流下白娘子悄悄运起白云神功, 药性渐渐消除白娘子发现内力恢复,喜出望外, 急促运功将粗红绳挣断法海玩得正欢畅, 不想白娘子已悄然扑来一个白云掌打在法海后背, 打得法海当场吐血不止!要是平时法海定死无疑!白娘子和小青顾不得自身裸体毕呈, 一齐怒打法海!法海见两位神女裸体美艳无比 又扑上来梦想一箭双鵰白娘子抓起长剑,一剑穿心!竟把法海身体刺个透!法海怪叫一声驾云狂哮而去!白娘子和小青互相拥抱, 玉泪直流!虽然把法海杀得重伤而退但付出的代价太大啦!想不到两姐妹都被臭和尚肆意扒光十八摸玩弄, 并夺去了圣洁的贞节唉!白娘子越想越不是滋味!【完】。

上一篇:王聪儿乳记 下一篇:一夜七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