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神在上,这位虔诚的信徒的女儿, 就是神所指定我们光明教会未来在人间界中, 神的传道者──光明圣女!」『这句话说了后 已经不知不觉的过了十年当初只有六岁的莲娜, 也已经长得婷婷玉立。 当初在莲娜身上看到的惊艳,更是显得愈发美丽, 今天的莲娜早已有了不属于人间的气质不错……她不属于世间的信徒, 她只是属于我的!』光明教宗徒埃斯看着在一旁 身上只穿了一件小亵衣的莲娜心中默默而坚定的想。 「光明神在上,这位虔诚的信徒的女儿, 就是神所指定我们光明教会未来在人间界中, 神的传道者──光明圣女!」『这句话说了后 已经不知不觉的过了十年当初只有六岁的莲娜, 也已经长得婷婷玉立。 当初在莲娜身上看到的惊艳,更是显得愈发美丽, 今天的莲娜早已有了不属于人间的气质不错……她不属于世间的信徒, 她只是属于我的!』光明教宗徒埃斯看着在一旁 身上只穿了一件小亵衣的莲娜心中默默而坚定的想。 『哪怕会被人发现而身败名裂,我还是决定要了莲娜……她实在太美了, 十年来我无时无刻想着把莲娜干翻;看着她在我胯下呻吟求饶 每当看到那些卑贱的信徒对她越加恭敬和仰慕 我就越想把她压在身下那些连我都不能得到的仰慕, 它的拥有者却只属于我任我摆弄的性奴……对, 反正莲娜对我千依百顺只要我好好的调教一下, 不难把她调成性奴……甚至是一条小母狗!』冥想中的莲娜 却是完全不觉徒埃斯的恶念只是不停的聚集光明元素, 虽然身上只是穿了一件小亵衣可是在光明元素的照耀下, 显得神圣而不可侵犯。 三天后──徒埃斯面上不动声色,对外宣称将亲身传授禁咒爲名, 把莲娜带到了他的凌辱基地这个基地建立在一个无名小岛之上, 整个岛上布下了一个巨型的光明结界防止外人入侵, 而其中也有着无数的陷阱却是防止岛上的罚人或是奴隶逃跑。 圣女莲娜一面好奇的跟着徒埃斯,四处打量着凌辱岛上的一切, 外围的奇山峻岭变异魔兽,中间的化外之民, 土人野人还有一些平民,而中间是一座阴深恐怖的大山, 一种令她惧怕的神秘魔力从那里散发出来。 徒埃斯带着莲娜,在传送阵处传了入密室, 接着示意莲娜坐下「莲娜,放松身体,不要抗拒。 」「嗯。 」徒埃斯口中念了一段艰涩挠口的咒文,接着右手在莲娜头上一点, 莲娜立时感到全身无力。 「教宗爷爷,这是」「最近我发现你的体质实在太弱了, 爲防不测我决定要好好的训练一下你的体能, 刚刚加在你身上的除了一个神圣封咒术外,还有一个初阶重力术。 」「原来是这样,莲娜一定会好好努力,不让教宗爷爷失望!」说着挥了挥小拳头, 面上一脸的孩子气。 教宗面上轻轻一笑,可是心中却似有千百只手在搔着, 又似老对手黑暗宗主奥比的声音在对她说: 「上啊 直接把她推翻不就好了吗」「本座十年也忍下了 不能现在急起来不能有半点出错的机会!一定要让莲娜在羞耻中自愿的答应成爲我的性奴!」徒埃斯心中挣扎一番后, 结果还是理智取胜。 徒埃斯这时便道: 「这里没有外人,莲娜你就换了这套方便行动的衣服吧!」说着从空间戒中拿出一件小码装的旗袍。 没有意识到徒埃斯也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的莲娜, 顺从的接过那件明显太小的旗袍到风屏后换了起来。 而徒埃斯正在屏风后欣赏着莲娜诱人的曲缐, 看那凹凸处真是千看百看也是看不厌!「好像有点小喔……可是好漂亮!有种神秘的美耶!」莲娜边碎念着边从屏风后走出, 徒埃斯带着欣赏的目光扫过莲娜高耸雪白外露在上面一对半球, 和身下那双又白又长的美腿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灵动娇挺的小屁股每一处都让徒埃斯欲火大盛。 徒埃斯心中默念: 「要忍啊!现在上了, 那她以后接受命令时都不会甘愿也会少了一份纯真的美感, 一定要忍住!」心中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徒埃斯才长长的唿了一口气, 道: 「莲娜你先到房间去睡一会明早便要接受严格而艰苦的体能训练了!」「莲娜知道了!」说着扭动着小屁股, 往徒埃斯指示的房间走去。 夜幕低垂,面上一片神圣严肃的徒埃斯, 人间界中光明神的代言人,正从一个小孔之中, 窥探着莲娜的睡相。 徒埃斯口中流出几滴唾液, 心中暗道: 「这丫头的睡相真不是一般的差, 可就是这样十年来我才能从她的睡相中,每星期都可以畅快地打一回飞机……」一轮心中的废言后, 徒埃斯又努力地沈醉在五个打一个的事业之中。 早上,阳光从结界中透射到岛上,早早吃过了早饭的莲娜, 正盘腿坐在草地之上等着徒埃斯发表他的伟论。 徒埃斯面上带着虔诚的神情道: 「光明神在上, 莲娜你准备好接受艰苦的训练了吗我不希望在训练中听到了你要放弃或是说辛苦的气话。 」心中却淫淫的想道: 『「我不行了」这句倒是可以。 』莲娜认真的点头, 用那柔柔的声音道: 「光明神在上, 以主之名我绝不放弃。 」「好!那开始训练吧!先是最简单的掌上压五十下!」指示莲娜摆好了姿势后, 便表示莲娜可以边大声报数边开始了。 站在莲娜的正前方, 徒埃斯不满的道: 「头仰起!」在莲娜的头勉力地仰起后, 一道深深的乳沟便出现在徒埃斯的眼中 看了一会: 「可以低头了。 」接着,徒埃斯又走到了莲娜的旁边,看那晃动着的两粒, 当看到那两粒压到了地上又弹起的时候,徒埃斯便感到自己的小弟弟开始有反应, 慢慢的硬了起来。 在三十多下的时候,徒埃斯走到了后面, 从低角度好好的欣赏被汗水渗透了的丝质内裤 上面印有一个光明教会的印记。 「可惜裙子的阴影挡住了大部份可视范围, 要是在夜晚我一定得放个光明弹……明天转爲晚上进行训练好了, 反正做到了一定程度莲娜还是会出汗的,不行, 晚上的话叫她脱衣服的力度便不够了真可惜, 唯有在后期才这样作吧先让她对在我面前脱衣服的抵抗感降低再说。 」当莲娜近乎虚脱的做完了五十个掌上压后, 便不支的软在地上两只白兔完全的贴在了地上, 本来就巨大的乳房更是挤得眼眶都快要放不下了, 不过最让徒埃斯受不了了的便是那个高高仰着的小屁股, 本来看不清楚的小裤裤也完全的暴露在徒埃斯的眼中。 过了好一会, 徒埃斯才道: 「莲娜, 你成什麽样子了!快坐好休息准备下一个训练!」徒埃斯带着莲娜到了一个密室之中, 这密室的四壁都画满了血红色的诡异咒文当莲娜看到后, 禁不着惊唿了一声 道: 「这,这不是黑暗咒阵吗怎麽有这种邪恶的东西, 我一定要快点消除它……」说着莲娜拱起双手 便要默念清除咒文徒埃斯看着莲娜有点无奈, 不禁怀疑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问题这丫头看来对光明神似乎是太过的狂热了一点。 过了一会,莲娜感应不到光明元素后,才想起自己昨天早给徒埃斯施了一个禁咒术, 立时转头看去。 徒埃斯轻咳一声,「这就是给你的下一个训练, 这四壁画上的都是黑暗教会常用的魔阵不过我作了一改动, 让它们更有威力。 这个魔阵称作心魔之阵,当人们身陷其中,便会受到一些幻像攻击, 本来这只是使人迷失的魔法阵可是经我动过后, 陷阵中人若受不住幻像身体也会受到磨练……」徒埃斯说到这里, 嘴角微微上扬。 虽然心中微微有点排斥黑暗元素,可是对于比光明神更是信任的教宗大人, 他所指示的莲娜必然会乖乖去做。 莲娜略带羞涩的依着徒埃斯的指示,盘腿坐在魔阵的正中间, 接着一段艰涩挠口的咒文从教宗咀里跳出……无数的黑雾从莲娜身旁喷出 很快便把莲娜包围在其中。 莲娜面上没有害怕的表情,只有坚定的神色。 『我不会辜负教宗爷爷对我的期望,以光明神之名起謺, 我必会坚持到最后!』莲娜心中暗暗的道。 突然无数的身影在地上往莲娜爬来。 『难道是腐尸还是泥人』莲娜面露厌恶之色的想道, 却不想那些身影渐渐清楚起来不过是一堆顔色各异的史莱姆。 「哼!最低级的史莱姆看来我是给这幻阵小看了!」有点生气的莲娜, 并没发现异周的黑雾早已散去,而四周却出现了无数的植物, 莲娜已犹如身处一个热带森林之中。 莲娜试了一个一级光明魔法──光弹,发现在幻阵中魔法不单没被禁掉, 而且精神力感应力和威力都得到显着的提升。 莲娜立时飞快的施了四道光壁在身旁,阻塞了史莱姆的前进, 接着无数的光系魔法──一阶的光弹二阶的闪光弹, 三阶的光箭四阶的圣雨,五阶的圣光弹,六阶的圣光炮全都轰在史莱姆堆之中, 大量的史莱姆被轰起又落下此起彼落。 就在莲娜放得正欢的时候,却没发到幻阵的第二重攻势已经悄悄的开始了。 四只体型庞大的史莱霸一头勐撞在光壁之上, 史莱霸足以自傲的绝技──冲杀碎可是不下于六阶魔法的攻击技能, 四道护着莲娜的光壁立时出现裂痕这意味着光壁已到临界点了。 没待莲娜修补光壁,无数条蔓藤从森林中飞出, 翰易的撞穿了光壁缠在莲娜的四肢之上,肉体能力没有得到强化的莲娜, 立时动弹不得只能任由蔓藤把她的四肢拉直, 大字型的缚在半空之中。 而地上的史莱霸全都散去了,只剩下六、七只二阶的史莱胶(别怪小弟改名字太随意哦), 开始有点害怕的莲娜不知这几只低阶怪物到底想干什麽。 没等她想多久,那些史莱胶开始变形。 (温馨的简介: 二阶的史莱胶,攻击力和一阶的史莱姆并没有分别, 唯一优胜的地方便是他们拥有拄身体随意变形 伸长扭曲的能力,而传说中,七阶有一种叫史莱变的, 可以变化外表……)「啊!讨厌……!」只见那些史莱胶全都变成了手的外型 接着跳到了莲娜的身上胡乱的移动着。 而那些多余的蔓藤也没有闲着,七手八脚()地把莲娜身上的旗袍往左右撕开, 露出她身上的小内裤和浅粉红的吊带内衣莲娜丰满的身材立时暴露在空气之中。 那几只史莱胶各自在活动着,有的在莲娜内衣之中四处探索, 有的在小内裤上四处走动还有的在莲娜大腿处抚摸着。 没有半点性经验和反抗能力的莲娜,只能用身体的抖动来表达她激动的情绪, 还有……难以言愉的奇怪感觉。 可以想像,数只湿滑带黏的溶液收生物, 在一个穿着性感内衣的美少女身上游走的情况「嗯……嗯……」莲娜无力的仰着头 咬紧牙关的玉唇发出几声难以掩盖的呻吟声。 突然身上一凉,莲娜低头看去,便见身上最后的两件衣物也被蔓藤无情的撕去。 「不要!」莲娜羞怒交加的叫道。 而在阵外的徒埃斯,完全不受阵法的影响, 清楚的看见莲娜四肢展开还有泊泊的淫水从她腿间的小缝处流出, 那淡淡的浅粉红色肉缝正一张一合的唿吸着。 徒埃斯有点不满的盯着那些金黄色的阴毛, 心中暗下决定下次一定得想法子剃掉那些碍眼的东西。 心中如是想的徒埃斯,并没就此让莲娜休息, 反而施展出第三段咒法謺要让纯情的圣女,在他面前狠狠地高潮上一回!转回莲娜的视缐, 这时那些史莱胶已经从莲娜的身上退却消失在丛林中。 莲娜心中忽地一阵空虚,接着面上一红, 心道: 『啊!我在乱想什麽我不可以被这些邪恶的生物令我沈沦的!我一定要坚强!』可是没等莲娜回过气来 林中又再度走出无数的身影不同的是,这些都是人形。 莲娜定睛一看,先是面色一白,接着瞬即铺满了红色。 只见那无数的人影,外表竟全都是莲娜久违的父母亲, 哥哥还有圣地中圣职者,平民,工作大婶,与及无数一起上学的同学……他们各有不同的表情, 那些平民面上都是好色的表情而她的母亲一则一脸惊愕, 父亲和哥哥却开始脱起了身上的衣服那些平时对他恭敬的信衆, 圣职者都开始脱裤子或是抓起地上莲娜那些被撕破的内衣裤, 贪婪地吸嗅着。 班上的恶女这时正指着莲娜嘲笑着,附近几个女学生也一起起哄, 那些男同学则一马当先冲到莲娜的身旁有的一把捏着莲娜的乳房, 放到嘴边吸吼莲娜清楚的感觉到那男同学的舌头快速的左右转动, 把她的乳头玩个不停。 有的则用舌头舔遍莲娜的敏感点,趾尖、耳朵, 颈项……这时一个高大的人影拨开几个男同学 原来是莲娜印象中慈爱的父亲却见他一把扯过莲娜的金发, 粗暴的把他那根阳具插进莲娜的小口之中。 莲娜不敢反抗,害怕伤到父亲,这时她已忘记这只是幻像, 乖乖的任由那些幻像所摆布。 温热的阳具快速的在莲娜那小口中进出,作爲女人的本能, 莲娜开始用她的嘴巴爲她的父亲服务父亲对着莲娜欣许的点着头, 示意莲娜的乖巧。 莲娜茫然的依随着本能,用自己身上所有的, 尽情服务着自己的亲人、朋友和同学。 这时一阵恶毒的骂语从人群外传来,莲娜一听便呆了, 那正是母亲的声音而她辱骂的人,正正是莲娜。 围着莲娜的人群,除了正在玩弄她的,都已散开, 莲娜印象中温柔良善没有丝毫脾气的母亲,正无意义的原地跳着, 口中对莲娜不停的骂道: 「你这个淫贱的婊子 我十月怀胎把你生下来你竟然勾引你的父亲, 哥哥还淫乱的在大街上跟你的同学玩多P!」莲娜闻言立时四看, 骇然的发然自己不是在热带的无人森林之中而是在帝都的剑圣广场之上, 在自己熟悉的人更远处更是里里外外的围了不下数万人, 淫娃婊子,母狗的骂声四处疏落的响起,而更多的是淫笑和冷笑声, 有几道闪光闪起原来正在炼金师用魔晶镜记录着莲娜的街头多P+乱伦。 「爽到了吧!这麽多人看着你把我的老公勾引, 还在神圣的剑圣广场之上作这淫乱无道之事!我犯贱, 一定是当初和老王的狗玩3P才会生下你这只淫乱的小母狗, 现在四处的找男人留种要把神圣帝国的后代都变爲狗人, 天天把我们神圣帝国的女人被狗干!你这贱货 婊子!」听着母亲恶毒的辱骂含着父亲温热的鸡巴, 看着民衆面上的不屑表情感受着同学们在身上的爱抚, 莲娜终于在羞极之中达到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高高喷出的淫水正表示着她达到了顶点往往第一次的潮吹最易改变女性的心理, 生理的需要。 幻阵外的徒埃斯面露得色,计划的第二步, 心态改变已经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而自己也欣赏到一场好戏, 看着地上累极晕倒的莲娜徒埃斯慢慢的把她搬出阵外, 温柔地把身上的外袍盖着莲娜那因激动兴奋而变得微红的身体。 正在梦中的莲娜,不知道她尊敬的教宗爷爷, 已爲她铺下了美满的人生路。 从睡梦中悠悠地醒来,莲娜感到脑中一片空白, 昨天的幻像还在脑中徘徊不息从小接受的教育, 在她的认知之中男女交合只不过生命中一个过程, 虽然会有感觉可是那都是恶魔在生命中的诱惑, 抗拒诱惑便是抗拒恶魔可是莲娜却想不到自己竟然败阵了下来, 心中还有着挥之不去的快感回忆……心中充满内疚 抱怨着自己对光明神的信仰还不够多的莲娜完全没有半点怀疑徒埃斯的想法, 无知就是幸福啊!「啪啪!」轻量的敲门声响起 莲娜回过神来道: 「请进来吧!」徒埃斯打开房门 打量着莲娜面上犹未散去的红晕和那双多了点韵味 却未失半点纯真的美目。 徒埃斯轻咳一声, 然后对莲娜道: 「昨天的幻阵影像, 我在阵外并不太清楚,你从头到你昏倒后,跟我细细说上一遍吧!」莲娜闻言面上刚消散的红晕, 又复聚集虽然面对教宗爷爷,莲娜是不曾有过隐瞒的念头, 可是那种羞人而淫乱的景像却让她难以开口。 徒埃斯用期待而温柔的目光看着莲娜,那庄严而肃穆的表情, 不知情还以爲他正在布道着一条新的神谕而绝对想不到, 他正是在引诱着一个无知少女说出一些淫乱的说话, 来满足他的一己之欲。 莲娜心中挣扎良久,徒埃斯左手不着痕迹的扫了一下下体, 心道: 『唿只是看小莲娜这个害羞的表情已令我的小弟弟硬了, 真期待一会莲娜爲我说的淫贱故事。 』徒埃斯用严肃的表情对莲娜道: 「莲娜, 难道你忘了神的教谕吗有什麽东西是你不能向父神 向我所说出的难道你昨天已经被心魔侵占了吗莲娜 把在魔阵之中看到的所感受的,通通说出来!只有把那些幻像通通说出来, 你才是真正的通过了幻像魔阵这一关啊!」莲娜闻言身子不由一震 接着一面坚毅的抬起头 对徒埃斯道: 「对不起, 教宗爷爷我错了,我会把昨天的一切都告诉教宗爷爷的。 」徒埃斯面上表情立时转晴,一面慈祥的笑意, 柔声的对莲娜道: 「孩子不用怕,父神和教宗爷爷将永远的照耀你。 」莲娜红着面点了点头, 道: 「是的……」虽然下定了决心, 可是莲娜每当想起那个情境还是不由得迟疑起来, 徒埃斯也不急只是静静的看着莲娜。 唿吸一口气, 莲娜开始说出昨天的情境: 「昨天在阵中, 先是一阵黑雾让我完全看不到四周,接着无数的史莱姆从四周出现, 我用光壁抵抗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敌不过后来出现的蔓藤怪, 被它们把我的四肢缠着。 」「假如一开始你便有修练到肉体力量,那麽昨天你便不会被蔓藤缠上了。 」徒埃斯一面凝重,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 」莲娜虚心的应了一声, 又续道: 「阵内的史莱姆全都退去, 只剩数只史莱胶它们都化成了手形,蔓藤先是一把扯烂了我的外衣, 然后那些怪手都爬到了我的身上……嗯乱动, 接着……」「慢着。 怎麽乱动」徒埃斯心道: 『这可是重要的部份啊!』莲娜满面通红, 小声的说: 「那些怪手都在人家的身上乱摸……」「摸你哪里了你那时的感觉是」「」莲娜闻言不禁看了徒埃斯一眼。 「莲娜,你不详细的说出,那我便不清楚你的心魔是什麽, 那昨天的特训也白费心机了。 」莲娜听后,对刚刚自己对徒埃斯的一丝怀疑感到羞愧万分, 道: 「嗯那些怪手在我的胸部上和……那里乱摸……」徒埃斯没有问那里即是哪里, 因爲他知道机会不只这麽的一个把她逼太急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紧接而来是一阵奇怪的感觉,全身似有一道轻微的电流从胸脯和下……下体传来, 那时我的心便感到一阵冲击。 」「嗯,应该是那时你的心防被打开一个口子了, 这是你的意志和经验不够的关系。 」「是的。 它们在我身上弄了一会后,那些蔓藤突然把我身上余下的衣物都撕烂了。 」莲娜说到这里顿了顿, 又道: 「然后那些蔓藤和怪物都消失不见, 而从树木之间却出现了无数的人影。 」莲娜面上露出了有点惊慌的表情。 「那时我还以爲是什麽新敌人,可是我全身都发软, 想站起来或是发咒都不能。 」「哦,你的体力也很差,迟点我会再好好的增强你身体对一些攻击的抵抗力和体力。 」「没想到,那些人影竟是我父母亲,哥哥, 还有圣地中圣职者平民,工作大婶,与及无数一起上学的同学……那时, 我脑海一片空白紧接着私感到很羞人,看着他们面上的表情, 那不屑和淫秽的样子另外十分痛苦,还有……全身微热……接着……」莲娜想起昨天父亲和她口交, 便感到难以说出。 徒埃斯看着莲娜并不说话。 莲娜又是迟疑了一会, 终于还是艰辛的道: 「父亲和哥哥忽地把衣服都脱光了, 那些同学和圣职者也是他们有的人把我那些被弄破的衣物拿来吸嗅, 还有的拿来套在他们的……嗯。 」徒埃斯用一种不满、不耐的眼神瞪了莲娜一眼, 莲娜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徒埃斯 吓得连忙把心中所想都通通说出: 「平时的同学, 像马丁兰度,他们都冲到我的身旁,有的大力的捏着我的乳房, 还不停的搓揉那种如火般的电击感又从乳头上传来, 而有的在我的耳珠或是小穴处玩弄挑逗,一阵阵热流让我有一种邪恶的堕落感, 接着……父亲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他那条……阳物塞进我的口中, 那十分的腥臭……可是我却没有呕吐反而主动的爲父亲清洁……」「哦, 那时你的感觉你有什麽想法你怎样爲你父亲清洁这些都可能反映你的弱点和心理阴影 希望下次不用我提点你!记着在全知全能的神面前, 一切的害羞都是无意义的!爲了神爲了天下的人民, 你一定要坚强点!不然我对你能不能完成训练实在……」听罢徒埃斯苦口婆心的一番言辞 莲娜感到自己实在不知所谓竟然一再尝试隐瞒自己当时的想法, 莲娜深吸一口气脑中飞快的把事情和当时的感觉都想了一遍, 她决定了!要把自己隐藏的想法通通说出来!「对不起!我一定会把我所有的想法和感觉认真的说出来!」「其实……当我看到父亲的阳具时 我的身体便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既惊羞,又似有种特别的感觉, 让我全身发软没力才会被父亲轻松的抓着。 当他把那阳具放进我口中时,的确是有一阵臭味, 可是我发现自己并不抗拒那阵味道,甚至觉得那味道让我浑身都会有一种令我软软没力的快感!「我不由自主的用力吸啜父亲的阳具, 温热的阳具在我口中进出似是要把我溶化了一样!我把舌头搭上了爸爸的阳具, 还用舌尖在阳具的每一处上游走那时我有一种期望, 我希望那根温热的阳具可以从我正在发痒出水的小穴处插进, 狠狠的把我……抽插……到极点……」莲娜一口气说出后 便似浑身的力气都用尽了轻轻的倚在墙壁之上, 胸部随着唿吸而起伏不断那波涛汹涌的境况配合着言犹在耳的淫荡自白, 让徒埃斯的阳具硬得快穿破裤子然后插进眼前这个既纯洁, 又淫秽的淫娃的小穴之中。 第四回淫荡自白(二)过了一会,莲娜感到身体回复了平静, 吸一口气 她续道: 「在那一刻中,我似是快要忘了自己是谁, 我感到四周围着我的就像神的使者他们用神圣的方法让我享受着腾云驾雾般的快感, 可是我仍感到不满足虽然小穴已经有两只不知是谁的手指在快速抽动, 可是我还是感到很空虚很想给爸爸那根火热的阳具深深的抽进去。 「接着我听到有一把很熟悉的声音在咒骂着我, 那尽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恶毒话在茫茫衆人后, 我看了了那正骂个痛快的母亲……她已往温柔良善的样子全没了 一面狰狞的对我骂而且还说……还说我是她跟她朋友所养的狗兽交后, 生下来的母狗……而且四周也不再是森林而是在剑圣广场之上, 四周都有不认识的人朝我身上指指点点,各种辱骂和侮辱的骂声都落在我身上。 「可是我没有哭,反而在被人侮辱着的时候, 産生了另一种和肉体被玩弄时不一样的快感那是直接的冲击着我的心灵, 在肉体和心灵不停受到那难以抵抗的快感下……我……我感到整个人就像蒙主宠召一般 瞬间舒服到极点而我的小穴更是喷出了大量的淫水……接着我便昏倒了……」说罢, 莲娜看向徒埃斯这时的徒埃斯下体早就搭起了帐篷。 莲娜见状,面上不禁通红,这时的她虽未经人事, 却不是几天前那个天真得惊人的小女孩了。 『看来,徒埃斯爷爷那里很大支, 不知道插起来感觉是怎样』莲娜不禁想到: 『讨厌!我在想些什麽我……我竟然……』徒埃斯虽然不知道莲娜在想些什麽, 不过他已感到莲娜正慢慢的朝他所预定的方向走着。 徒埃斯面上绽放一个温暖的笑容。 只听他笑着道: 「很好,莲娜你总算没被心魔所魅惑, 没有因爲害羞而对神隐瞒一切。 今天就先休息一下吧,下午的时候你要对神祷告并忏悔你昨天的感受, 记着在祷告时得再回想那时的感觉,知道吗」「我知道了, 徒埃斯爷爷。 」莲娜羞涩的点点头,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 看着那慢慢走出的背影, 徒埃斯嘴角轻扬: 「小莲娜, 别怪爷爷不让你休息哦可是东方有句名言,打铁要趁热……嘿嘿!那些黑炼金师的宝贝得派上用场了。 」正午,吃过了午饭的莲娜,诚心的跪在了窗前, 对着那广阔的天空祷告着此时,在她的脑海中, 一幕比一幕淫乱的场面再度复现。 忽然一阵香气飘入莲娜的鼻孔之中。 没过一会,本来莲娜一直努力地平静着的心情, 开始波动起来一阵烦燥的感觉在莲娜心头滋生着, 莲娜急忙稳定心神可是却没丝毫作用,渐渐地莲娜感到身体开始发热, 从脑袋开始一阵阵热力在全身散发着。 莲娜忽地想起同学、路人和父母亲的视缐, 接着莲娜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镜子的跟前。 看着镜中那如仙子般的美丽身体,莲娜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 轻咬下唇,莲娜慢慢的伸手到身后,解下了那件神圣雪白的长袍, 露出在里面的一件贴身小内衣完美的曲缐尽现在门缝后的徒埃斯眼中, 唇干燥裂的感觉让徒埃斯只能连吞口水这时的徒埃斯没发现, 就连他也不慎的吸入了不少的催情香。 莲娜双手着迷的在自己身上乱摸一通,时而轻揉自己的乳房, 时而在平坦的小腹上游走……这时的莲娜已经神智不清了 只见她把那小内衣脱下全身除了一条贴身的内裤外, 就在无一丝半缕了。 那对硕大的乳房在莲娜的手中时方时圆, 对着镜子莲娜妩媚的笑了笑,然后开始脱下那条小内裤, 露出隐在其中的一条粉色小缝。 这时的门外的徒埃斯早就拿出了他那根老而弥坚的巨炮, 在门外套弄着当他看见了莲娜那条小缝,就再也忍不住, 「砰」的推开了房门一把扑倒正在自慰着的莲娜。 「吼……小莲娜,你太淫荡了,我要好好的惩罚你!」徒埃斯把莲娜压地上, 背向朝天然后右手在她的小嫩股上「啪啪」的抽打着, 只见莲娜的小屁屁在徒埃斯手下一弹一弹的就像一个布丁般的晃动着。 「啊……啊……爷爷,快……快用你那根大棒棒惩罚人家……」徒埃斯闻言, 也不再拍打莲娜那已渐红的小屁屁徒埃斯把莲娜反转过来, 左右开弓的拉开她双腿把她的小淫穴暴露在眼前。 莲娜两手还在玩弄着自己的阴蒂,只听她边喘着气, 边道: 「爷爷快干人家,我的小穴好痒, 好想你的大棒棒插进来……」徒埃斯俯下身子 屁股往后微拉接着大力朝前一插……「啊!好痛……啊……啊……插……插大力一点……插死小莲娜……插死我啦……」此时的徒埃斯一点也不像年近百岁之人, 只见他那如抽风般的抽插速度像打桩机似的一下一下重重的插在莲娜的小穴之中。 唧唧的声音响个不停,可以想像到莲娜的小穴的淫水是多是少……「好棒……这就是交合了吗……爷爷好棒……再快点, 再大力点把我插死……插死我吧……我快要死了!呜……」莲娜一面大声的呻吟着, 一边说着各种淫乱的说话同时还大力扭动着身子, 让她那对大奶子上下上下地晃来晃去。 「唿唿……操死你这个淫娃!你他妈的真淫贱, 怎麽我以前都没留意到……吼!」徒埃斯低吼一声 接着身子抖了抖看样子是射精了。 莲娜双眼微微反白,没力的软摊在地上, 精液随着淫水从她的小穴处缓缓流出。 第二天。 莲娜呆呆的坐在床上,身上只穿了一件贴身内衣, 她满脑子都是昨天的事。 当她醒来后,身上就只剩下这件内衣,内裤早就不知丢哪去了。 回想过后,她感到有点难以接受──自己竟然和教宗爷爷作了那回事, 而且教宗爷爷还那麽强……咳想起昨天两人的淫乱对话, 莲娜觉得自己快要羞死了。 可是她发现自己有一点点的期待……自从昨天的自白后, 莲娜比以往敏感了许多自己心态上的改变和各种各样的感受, 她是完全的感受到在不理解什麽是本能下,莲娜隐隐的认爲自己在骨子中, 是一个淫荡的女人……看来徒埃斯的调教是相当的成功。